咨询投诉受理情况

写信人 蒲万勇 写信时间 2021-07-12
性别 联系电话 **********
信件标题 伤残军人去世后的相关政策咨询-2
信件内容 尊敬的领导,您好,来信收悉,感谢回复!
除了以下两点我与贵局存在不同意见外,其他均表示理解和认可。
1、此规定中“因旧伤复发死亡”针对的是“旧伤复发”而不是旧病复发”,因病致残不存在旧伤复发问题。
2、你父亲蒲春财属于参试退役人员因病被评为因公二级残疾军人,故不符合一次性抚恤金的发放范围。
对这两点我从以下两个方面表述我的观点:
1、人为推导其他层级的限制条件不适当:
对于残疾,作为最终权威证件的军残证本身就加了三个不同的限制条件“因战”、“因公”、“因病”;我们将这个层次的限制条件称之为一级限制条件(或终极限制条件)。
但现在贵局在一级限制条件下寻求二级限制条件,认为一级限制条件的“因公”是因为二级限制条件“因病”;照此逻辑我们还可以在二级限制条件下推导出三级限制条件、四级限制条件等等,这样我们将限入死循环之中;从常理上来说此处就应该直接依据终极限制条件,而不应再人为推导出其他层级的限制条件;从法理上来说寻遍现行法律法规,亦未见有如此规定。
2、职业病属工伤范畴
既然是“因病”,为何不直接评定为因病残疾?为什么要评定为因公残疾?因为国家规定“除(1)因患职业病的;(2)在执行任务中或者在工作岗位上,或者因医疗事故情形以外的疾病导致残疾的,应认定为因病致残”。为什么除掉的选项中包含“(1)因患职业病的;”?因为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职业病属于工伤,既然属于“伤”,那就符合“旧伤复发”。
结论:
我父亲因为确定的原因被评定为“因公伤残”,如果又因为该确定的原因去世,很明显属于“旧伤复发”死亡;应当发放一次性抚恤金。
题外话:
1、我父亲2019年10月15日做手术,2020年1月15日就依据《关于印发原8023部队及其他参加核试验部队服役人员评残病种范围的通知》递交了评残申请书,但贵局予以粗暴拒绝,要不是我父亲后来每况愈下的身体引起了我的重视,得知评残被粗暴拒绝后,在熟读法律法规并充分理解的基础上据理力争,恐怕到现在都见不到军残证的样子(军残证制证日期是2021年4月13日)。
2、该咨询投诉渠道搭建了普通老百姓与国家机关的沟通桥梁,但回复后的信息似乎是全员可见,这样的沟通内容也不值得大张旗鼓的宣扬,对贵局来说也不是什么加分项;所以,如果贵局愿意,可以不用公开回复,与我电话沟通即可。
受理情况 市民朋友:
您好,我局收到后立即与您联系,并同本人见面,告知其办理程序。
顺庆区退役军人事务局
2021年7月29日
受理单位 区退役军人事务局 受理时间 2021-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