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题材分类 乡镇街道动态
发布机构 区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 2020-08-12 10:02:29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关键字 七坪寨村,古老兵寨,前世今生

七坪寨村:一座古老兵寨的前世今生

乡镇街道动态 2020-08-12 10:02 信息来源: 今日顺庆APP 浏览次数:

近两年,南充城郊有一处山寨突然火了,成为市民争相前往的打卡地。这座山寨,名叫七坪寨。曾经,这里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破败荒山,山上岩石裸露、土壤贫瘠。2017年,顺庆区启动七坪寨景区打造,曾经的荒山迎来发展的 “春天”,成为市民乡村旅游的好去处。

随着一波又一波游客踏访山寨,七坪寨也渐渐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2018年5月19日,著名作家、田野考察者蒋蓝到访七坪寨,通过深入细致地考察后,他得出:七坪寨就是张献忠曾经的驻军之地。

蒋蓝的结论与当地老人口中的传说不谋而合。那么,七坪寨究竟有哪些传奇的故事呢?

风光不与四周同

从山脚抬头仰望,一座座山峰连绵起伏,翠绿的松柏,仿佛给山坡披上了一件新衣。在半山腰,一棵苍劲的黄葛树屹立在一座老房子前,枝干粗壮,坚韧地顶着嫩绿的叶片,一点一点地慢慢生长。

七坪寨村的古树。

从山脚到山顶,迂回曲折的道路不断向上盘旋,沿途风景美不胜收,借用“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古诗来形容,绝不为过。

站在山上,举目四望,四周峰峦叠嶂,宛如玉带的西河、逶迤延伸的华同公路,缠绕在群峰脚下。山顶地势平坦,由西北缓缓向东南倾斜,被纵横交错的沟壑划分成7个草坪,七坪寨正是得名于此。草坪十分宽阔,最小的也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

山顶之上,树木稀少,杂草丛生,不见突起的高大石头。杂草之中,散落着不少人工雕刻过的石头,大多破损,但是人类生活的痕迹可以窥见一二。特别奇怪的是,在山顶的草坪中,有着多处大小不一的水塘,水塘全是在坚硬的石头上凿成,不见泉涌,泉水清澈,即使大旱之年也不干涸。

七坪寨上散落着不少人工雕刻过的石头,大多破损。

在山上居住了近70年的唐仁学,对七坪寨地形了如指掌。七坪寨由鸡公岭、回凤山、元宝山、牛儿山、白石岩、苍鹰岩等山峦组成。七坪寨前临西河,隔河与嘉陵区双桂镇相望;西北与四方寨相连,远接西充县的凤凰山;北望金台镇境内的插旗山、大营山;东北连回凤山、回龙场;南望新复乡、青龙山及顺庆城区。

山寨地理位置绝佳,古人曾在山上修筑城墙,建起寨门,寨门上曾有字“天下太平”。唐仁学回忆,寨门狭窄,勉强能容两人并肩通过,寨门用巨大的条石砌成,寨门外是悬崖峭壁,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几年前,一处山道上还有寨门残存,而今难寻踪迹,一座U形山包给后人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山寨的历史有多长,这位老人却说不清楚。但是,“最险七坪寨,贼来破不开,想捉孙可望,除非瘟来害。”这样的民谚至今仍在当地广为流传。

张献忠曾驻军于此

据《明史·张献忠传》和《清史稿·武肃亲王豪格》等史料记载,清顺治三年(公元1646年),豪格被任命为靖远大将军,率部开始西征张献忠建立的大西政权。川北保宁(今阆中)守将刘进忠得知清军到来,率领所部兵马向豪格投降,致蜀地北门洞开。远在成都的张献忠得知刘进忠降清的消息后,亲率大军出川北,想一举消灭刘进忠后,再与豪格决战。

张献忠到达顺庆后,在七坪寨、四方寨等地构筑营寨,阻击清军。七坪寨和四方寨地势险要,两山成掎角之势,可相互策应,易守难攻,被张献忠作为阻击清军的前沿阵地。张献忠命义子孙可望率军驻守两山寨,在山上构筑寨墙、寨门,安放“牛耳大炮”,与豪格率领的清军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斗。

唐仁学介绍,数十万大西军利用多扶镇境内的凤凰山作为大本营,在七坪寨、四方寨、打船坝、马横沟、物马岭等地构筑营寨,张献忠的大西军与豪格率领的清军在七坪寨及四周山寨上进行了多次战斗,直到张献忠被射死于凤凰山。

如今在七坪寨仍有不少遗迹,均被认为是当年张献忠驻军遗留的。唐仁学指着一处处遗迹说,那个地方叫打铁炉,是张献忠铸造兵器的地方;山顶的水塘,是为饮马池,供数万人马饮用;山顶树木砍尽伐绝,与山上石块一起全部用来制作滚木礌石,所以山顶至今无石块,也不再生长树木……

七坪寨下有一座古庙叫石佛寺,寺前石缸上刻有“石门对石岗,金银十八缸”等字样,因此不少人认为张献忠在此藏有大量财宝。唐仁学小时候在山上放牛时,还曾捡到过不少铜钱,或许正对应着石缸上的字意。新中国成立后,有不少人在山上寻宝,还挖出了箭镞、枪头等兵器。

对于张献忠在七坪寨上发生的故事,我们已无从考证。据《顺庆区志·山岭》中记载:大营山,豪格入蜀,曾驻师于此。插旗山,豪格曾插旗于此。四方寨,明末张献忠部与官军激战于此。从这些记载来看,顺庆境内多座山岭均提到了张献忠与豪格,张献忠部与清军激战于七坪寨,并非没有可能。2009年,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时,考虑到山上遗迹多,顺庆区遂将七坪寨和四方寨一起,列为古山寨遗址。

数百年后的今天,古战场的厮杀和硝烟早已消弭,而流传下来的故事却经久不息。路旁盛开的鲜花、山坡上随风飘扬的蓑草、地上静默的石头都可以听到不同的历史回响。甚至,就连居住在山上的人,他们也是历史的一部分。

乡村旅游的新亮点

四围群山环绕,翠峰如簇;公路九曲回肠、西河静谧流淌……登临七坪寨,长达2400米的木质栈道依山而建;直径18米的“天空之眼”高高矗立在制高点,游人在此能俯瞰山下郁郁葱葱的山林和生机盎然的村庄;悬空达70米高的玻璃栈道上,让游客体验到“步步惊心”的刺激。

悬空70米的玻璃栈道。 本报记者 梁洪源 摄

曾经的古战场,成为集观赏旅游、休闲体验等功能于一体的乡村旅游新亮点。

七坪寨村旅游景观———南充之眼。

七坪寨紧邻广南高速公路、距主城区仅6公里,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生态景观和古兵寨历史文化等自然资源,随着顺庆区“田园西河”项目的实施,七坪寨这座荒山终于迎来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的机遇。从不毛之地“变身”乡村花园,背后仅用了103天时间。

2018年,唐仁学和妻子苟碧华在山寨开起了“唐氏农家乐”,迎接着四面八方的游客。“我在七坪寨山上生活了一辈子,做梦都没想到这里还会变成景区。”唐仁学说,农村变景区,全村百姓就近务工,村民吃上旅游饭,终于结束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

眼下,正值梨子成熟季节。七坪寨下的香帅雪梨产业园,硕果累累,成片的梨树上,一个个黄中带亮、形态扁圆的黄金梨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诱人的果香。面积达到500亩的雪梨种植基地,今年有110亩迎来大丰收,总产量超过5万公斤。

七坪寨村雪梨产业园让村民实现了持续增收。

不少从城里来的人,漫步在梨园之中,摘下一个新鲜的梨,既体验了农家丰收的喜悦,又有了十足的获得感。七坪寨村党支部书记罗强春说,乡村旅游和雪梨种植共同发展,成为村里的立村产业,让村民实现了持续增收。

过去,七坪寨村属于地势险要、兵荒马乱之地。如今,蝶变成网红景点,成为游客争相而来的“世外桃源”。这座因古老兵寨而命名的村庄,已焕发出崭新的生命力。

■小档案

七坪寨村,位于顺庆区新复乡,距离南充市区约20分钟车程, 因古老山寨七坪寨而得名,由原西河边村、长远沟村、 回龙场村合并。 全村有655户、1620人,辖区面积22.5平方公里。近年来,该村因势利导,充分挖掘古战场遗址,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吸引了八方游客。同时,村里还发展了500亩雪梨种植基地,带动村民增收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