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题材分类 历史沿革
发布机构 区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 2021-04-12 18:21:34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关键字 南充,国民党,政治犯,总队,南充市,反动派,解放军,县长

惊心动魄!地下党开展策反行动 南充和平解放

历史沿革 2021-04-12 18:21 信息来源: 今日顺庆APP 浏览次数:

史料记载:1949年12月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三兵团十一军第32师94团,在团长田世藩、政委罗树春的带领下,从西桥河进入南充城,南充县城解放。

南充市解放纪念碑

南充县城得以和平解放,与川北地下党人先期的策反活动功不可没。连日来,记者查阅了《南充志》、《中国共产党南充历史》等资料,解秘当年那段令人惊心动魄的历史。     

大兵压境 反动派负隅顽抗  

1949年10月1日,五星红旗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升起,标志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了。但包括南充在内的西南地区仍在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之下,仍然处于一片黑暗之中。

早在1949年4月,国民党政府已经面临全面崩溃的局面,但南充的国民党头目还在垂死挣扎。他们在南充、阆中等地建立“反共救国自卫军”、“清剿指挥所”等反动组织,加紧执行“暗杀、破坏、游击、潜伏”任务,滥杀、滥捕中共地下党员、进步人士和无辜群众200多人。其中,关押在四川省第三监狱(遗址位于今南充市大南门原水泥制品厂附近)的中共地下党员赵树仁、贾可立、李继伯、张光烈、李文煊、刘廷佑、杨杰、文德颂和民盟成员张崇古等人的安危,让党组织格外牵挂。  

开国大典后的10月13日,毛泽东向中国人民解放军一野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发出电令,要求其与二野、四野各部,组织大军挺进大西南,解放全中国。  

此时,盘踞在南充的国民党反动派党政军警团队更加紧了“反共应变”的准备,妄想抗拒解放。他们秉承国民党反动派高层的旨意,一方面大肆进行破坏,另一方面不断扩大反动武装。11月上旬,南充“反共保民委员会”成立,由国民党南充县县长王德刚兼任主任,并订出了《扭转时局的方案》。  

当时的南充,城内外的反动武装有三部分:一是南充县自卫总队,有5个中队500余人;二是伪专署保安司令部,有3个中队300余人;三是南充团管区,有400余人。这三股力量中,以南充县自卫总队实力最强,总队长由南充县县长王德刚兼任,副总队长张恢先是实际掌权人。  

策反行动 地下党循序渐进  

张恢先,原南充县(今高坪区)长乐镇人。1901年生,1918年在顺庆联中毕业后参加川军,1943年至1947年任新九师第26团团长,驻防南充。张恢先是一个很有头脑的旧军官,他看出蒋家王朝灭亡在即,共产党必将取得全国胜利,深感忧虑和迷茫,曾回老家赋闲。  

1949年7月,中共营山特支负责人李煜生,利用其姐姐李惠端与张恢先是干亲家的关系,在大南街二道巷李惠端的家中以拉家常、打麻将为掩护,秘密会见了张恢先。张恢先迫切希望知道,“共军”来了对国民党人员的态度和政策究竟是怎样的?李煜生坦诚相告:“过去你在陕西三原、耀县同解放军有过接触,你的部下就有被俘后释放的。今年春天,傅作义起义暨北平和平解放的通电及毛主席发给傅的复电报纸也登载过,你对共产党的政策不能说一点不了解。你何去何从,是应该考虑的。”此后,张恢先常去李惠端家,打听解放军的消息和共产党的政策。  

后来,由于李煜生身份暴露被敌人通缉,不便直接参与策反工作。他在离开南充返营山时再次秘密约见张恢先,并叮嘱中共地下党员王化、王若痴,要他们同李惠端一道,策动张恢先起义。  

1949年8月,国民党湖南省主席陈潜的通电起义,对张恢先犹如一颗炸响的春雷,触动很大。急于寻找自己出路的张恢先向李惠端表示,希望另找中共地下党组织的人员见面,要商谈一些重要问题。11月下旬的一天,张恢先通过李惠端,约到地下党王化商谈。

在约谈中,张恢先紧握着王化的双手,表态说:“我愿意接受地下党的一切安排,等待时机率领南充自卫总队全体官兵武装起义,为南充解放出力。”同时,张恢先向党组织提出了三点请求:一、保证他全家性命安全;二、保证他家财产不受损失;三、要求给他开一个凭据,证明他是武装起义。为此,王化于12月7日下午在模范下街天城商号(王若痴工作的商号),为张恢先书写了一个凭证并由其保存。证明的内容是:张恢先自愿起义投诚,迎接南充和平解放,特此证明。这个凭证对于消除张恢先顾虑、下定决心走向光明,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狱中营救 张恢先反戈一击  

1949年12月9日下午3时,一名叫郑昕芒的民盟成员打听到,当天晚上要处决全部在押的“政治犯”。郑火速将此消息告诉给了张崇古的妻子罗静思。罗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了王化和王若痴。  

得此消息后,王化、王若痴立即赶到张恢先的住处,要求张立即采取措施,紧急营救。见张恢先面露难色,王若痴严正指出:“张先生,现在救人是头等大事,也是对张先生的严峻考验。如果狱中的同志被杀害,我们难以向党组织交待,张先生也不能说没有关系吧。”“不管‘文救’、‘武救’,我一定把狱中的同志营救出来。”张恢先的态度很快有了转变。  

随即,张恢先约请卸任剑阁伪专员林维干、退役国民党军长王成刚、卸职县长王理承等知名人士一行直奔县长王德刚公馆,要求王即刻将城市治安和监狱管理权交与自卫总队,并下令释放“政治犯“。惶惶不可终日的王德刚见大势已去,准备逃离南充,遂顺水推舟,同意移交权力。但同时又一脸的无奈,理由很充分:“政治犯”是伪专署寄押的,管理权不在县政府。张恢先斩钉截铁地说:“你只要开具提取‘政治犯’的提票,其余的事可以不管。”万般无奈的王德刚只好照办了。当晚,张恢先派部下陈漠率领一个中队,手持盖有大印的“提人手令”前往监狱提人。  

但意外还是发生了:代理典狱长王注不认县长的手令,声称非专员杨东柏的手令不可。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一个姓罗的士兵举枪一个点射,“呯”地一声,子弹钻入了典狱长的头颅,这个不识时务的家伙当场毙命。9名“政治犯”就这样被成功获救。事后才得知,当张恢先派去的人刚把“政治犯”转移至安全地带,伪专署的人就要执行“处决令”,两路人马擦肩而过。

1949年12月,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3兵团11军32师94团奉命向南充进发。10日,该部解放了川北重镇南充城。

第二天(12月10日)上午,张恢先领导的国民党南充自卫总队全体官兵摘掉头上的“青天白日”帽徽,承担全城的治安工作,抵御反动残余势力的武装反扑,迎接解放军进城。 

1950年1月1日,南充人民举行庆祝胜利解放和元旦联欢大会,欢庆南充城胜利解放。

1950年1月18日,原南充县自卫总队奉命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警备团第四营,张恢先任副团长兼营长;1955年,张恢先任原南充市副市长,直到1970年10月去世。(顺庆全媒体 记者 吴雍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