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题材分类 著名人物
发布机构 区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 2021-04-16 17:21:48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关键字 毛主席,中央军委,南充,黄埔军校,武汉,党中央,公安部

共和国大将罗瑞卿

著名人物 2021-04-16 17:21 信息来源: 今日顺庆APP 浏览次数:

【生平简介】

罗瑞卿(1906-1978),四川省南充县舞凤乡(现南充市顺庆区舞凤街道)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

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6年底考入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接受正规的军事训练与政治教育。

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中,任红一军团保卫局长、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红一方面军保卫局长,在极端艰险的情况下,为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进行了不懈的斗争。1936年起,任红军大学和以后的抗日军政大学的教育长、副校长。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参与指挥百团大战和领导华北敌后抗日游击战争。解放战争时期,先后担任晋察冀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晋察冀野战军政治委员、华北军区政治部主任兼十九兵团政治委员,参与指挥解放石家庄、太原、平津等许多重要战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公安部部长。195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

1959年,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

1965年受到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的残酷迫害,致腿部残疾。

1975年复出,任中央军委顾问,1977年任中央军委常委、军委秘书长。

从小立志学岳飞

罗瑞卿的母亲鲜氏,从小知书达理,写得一手好字。1905年,鲜氏与罗家结亲,次年生下罗瑞卿。鲜氏很敬慕古代那些教子有方的母亲,看到儿子开始明辨是非,分辨忠奸,她便不顾终日劳累,每天晚上都讲故事来教导罗瑞卿。

罗瑞卿小时候最喜欢听的故事就是《精忠传》。每次当母亲讲到“宋朝被金国欺负,老百姓家破人亡、民不聊生”时,罗瑞卿都会问母亲“牛羊都被金国抢走了,我们的田地怎么办?”“宋朝的皇帝和大官们就不管老百姓了吗?”在听到母亲讲到岳飞领兵抗金,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仗,许多老百姓争先为岳家军送粮时,罗瑞卿就会高兴地喊到:“岳飞好!岳飞好!岳飞现在在啥子地方啊,我们也要给他送粮食去!”

母亲讲的故事对罗瑞卿有极大的吸引力,他每天晚上都盼着讲故事的时间快些到来。他总不离母亲身前身后,帮母亲干各种农活,为的就是早些听故事。后来慢慢地,在听完“岳母刺背”、“精忠报国”、“秦桧弄权”,以及岳飞父子风波亭就义等故事后,罗瑞卿幼小的心灵里,深深地刻下了岳飞的高大形象。他立志要学岳飞,长大为国家和人民做好事。

旧社会的中国,大小军阀当道,四川人民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就连从路上走过的牛也要捐。1924年,南充军阀何光烈突然宣布要收“佃当捐”,他挖空心思敛财的行为激起南充各界公愤,各界人士纷纷起来反对。南充县立中学是当时全县思想最活跃的地方,学生会立即决定参加抵制行列。

在南充县立中学读三年级的罗瑞卿已经18岁,因口才好,常常在街头演讲,号召各行各业的人们反对军阀、反对何光烈征收“佃当捐”。一次偶然机会,罗瑞卿和同学们获知何光烈已经派人到乡下催捐,第二天罗瑞卿就和同学们分成几路下乡,宣传反佃当捐,并去捉收捐委员。

5月10日,罗瑞卿所在的东路宣传队,出城过江后,到达回龙场(今高坪区龙门街道)。同学们得知征收委员秦同淮在一个茶馆打纸牌,于是,罗瑞卿一行3人提着木棒冲进茶馆,把秦同淮按在牌桌上一顿痛揍,边揍边说:“打的就是你秦同淮,叫你乱收捐税,坑害百姓。”直到秦同淮答应不再收捐才罢手。罗瑞卿又借机登上牌桌演讲,农民听说反对收“佃当捐”,都拍手拥护,连声高呼:“打得好!打得好!”各路收捐委员的行动,因受到抗捐宣传队和广大民众的反对,只好偷偷溜回县城。众怒难犯,反映强烈,何光烈最后只好取消了“佃当捐”。

艰苦求索为入党

罗瑞卿就读的南充县立中学,校长张澜是著名的政治家、实业家和教育家。在县立中学期间,罗瑞卿受到进步思想的熏陶,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其后,在同学任白戈的引荐下,罗瑞卿又结识了共产党员吴玉章并多次拜访,日益成为一个关心时事、热衷于探求救国救民的有志青年。也正是在这一时期,罗瑞卿家中遭遇了一系列变故,他决定冲破封建家庭的束缚外出学习。

建国之初,张澜(中)、朱德(左)、罗瑞卿(右)在北京合影

1926年7月,罗瑞卿毅然离开家乡,踏上一条追寻梦想的艰苦道路。同年底,罗瑞卿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

入学后,经过几个月的军事训练,罗瑞卿很快从一个普通学生成长为一个严格认真有素养的革命军战士。在校期间,罗瑞卿对中国共产党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曾几次向组织提出入党申请。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向共产党人举起了屠刀。撕下伪装的反动派悍然派部队缴了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学生的枪械,就在这考验共产党人的危急时刻,罗瑞卿毅然找到黄埔军校党员教师李鸣柯,要求转为共产党员。但此时,武汉已是一片白色恐怖,党组织已转入地下无法联系,罗瑞卿只好隐蔽在一家四川会馆,开始悄悄的寻找党组织。

从武汉到长沙,再到南京、上海,罗瑞卿一刻也没停下寻找党组织的脚步。在上海,甚至还有人劝他投靠由汪精卫、陈公博等人组织的国民党改组派,罗瑞卿断然拒绝,坚定地说:“我宁可冻死饿死,也绝不参加这个组织,我也绝不背离中国共产党。”直到1928年10月,经和党中央接上了关系的军校同学介绍,中央军委派欧阳钦在黄埔外滩公园与罗瑞卿见面,通知他:中央已批准他转为中共正式党员。

500多天的寻找,历经了多次死亡威胁和威逼利诱的罗瑞卿终于找到了党组织。入党后的罗瑞卿受中央军委派遣,赴湘鄂西苏区。1929年3月,朱德、毛泽东领导的红军打下福建汀洲,中央军委派罗瑞卿到红四军工作。罗瑞卿就这样来到了闽西,并加入到红军行列。从此,罗瑞卿就在红军这座溶炉中淬火成钢。

血战受伤闯阎罗

1931年4月,蒋介石派何应钦率20万大军,对中央根据地发起第二次“围剿”。根据敌强我弱的态势,红军决定诱敌深入,伺机反击。

5月16日,时任红11师政委的罗瑞卿与师长曾士峨奉命,率部迅速抢占观音崖隘口阻击敌人。部队刚进入阵地,敌人就开始猛烈攻击,密集的子弹与激起的沙石雨点般洒落,炮弹在四处开花,刚刚搭建好的临时指挥所也被炸塌了。

罗瑞卿不顾呼啸的枪炮声,站在高处的师部小屋旁,用望远镜密切注视敌人的情况,当他发现敌人想攻占33团阵地,从左翼包抄过来时,他立即命令特务连长杨得志,派人通知33团团长,要坚决守住阵地,不能让敌人前进一步。罗瑞卿刚把命令发出,一阵密集的子弹就呼啸而来,罗瑞卿还没有来得及扶住房门便猝然倒下,一颗子弹穿入了他的左颊,顷刻间血流如注,鲜血浸透了胸襟,生命垂危。

医生赶来时,罗瑞卿已经不能说话了,医生发现罗瑞卿的右下颏中了一枪,子弹从口腔中穿过,从左侧面颊穿出,左侧颞颌关节被完全击碎,动脉受伤,出血严重。那时候红军的医疗条件差极了,医生一时找不到止血器材,摸遍全身,发现了一块银元,情急之中,医生将这块银元死死地按压在伤口上,再用纱布棉花压紧才算勉强止住了血。

罗瑞卿立即被送到后方医院做手术,路上一共走了九天,加上风雨交加,饥寒交迫,罗瑞卿的伤情又引发大叶性肺炎,高烧不止,昏迷不醒。到达后方医院后,医院很快给他做了动脉血管吻合手术,手术很成功,但因失血过多,罗瑞卿始终处于昏迷状态。

在昏迷期间,罗瑞卿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说:“这个人恐怕不行了,赶快通知后勤部门做棺材吧!”不一会儿,就听到外面传来锯木头的声音,又有人说:“棺材得做长一点,没见那个人长得好高咧!”罗瑞卿猜想他们可能是在说自己,也许这一次自己真的难以幸免,但又想到革命还未胜利,无数的战友都还在抛头颅洒热血,“我决不能这样就死了”的信念一直支撑着他“一定要活下去。”

昏迷数天后,罗瑞卿凭着年轻和旺盛的生命力,在医生护士们的精心照顾下,终于退烧了,病情也明显减轻。慢慢地,罗瑞卿可以轻声说话了,他奇迹般地活过来了。多年后,他说到自己这次经历是“又摸了一次阎王爷的鼻子。”毛主席也曾经赞赏手下的这位战将,是连阎王爷也不要的人。

1940年10月,罗瑞卿(右二)与陈赓(右三)在百团大战山西关家垴前线指挥作战

在革命生涯中,罗瑞卿凭借自己作战勇猛和对党的忠诚,先后担任了支队党代表、纵队政治部主任、师政治委员、军政治委员、军团政治保卫局局长等职。期间,罗瑞卿参加了长征,参与了指挥强渡大渡河、强渡乌江、六渡赤水等战斗。在抗日战争时期,罗瑞卿又参与指挥百团大战、领导华北敌后抗日游击战争;在解放战争中,罗瑞卿还组织了察南绥东战役,参与指挥了清风店战役、石家庄战役、平津战役、太原战役等。

忠诚卫国有担当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罗瑞卿担任新中国第一任公安部长,同时兼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全国、首都的公安工作,以及保卫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安全重担全部压在了罗瑞卿身上。

新中国刚建立时,百废待兴,国民党残余并未完全清除,而毛主席经常到全国各地视察,祖国的大江南北、山川原野都留下了伟人的足迹。毛主席外出,作为“大警卫员”的公安部长罗瑞卿都要亲自安排保卫人员,对毛主席将要出入的场所、行走的路线、乘坐的车辆进行检查。有时甚至自己还要就确定的路线先走一走,椅子要先坐一坐,东西要先摸一摸、看一看,力争做到缜密周详,无一纰漏。

毛主席酷爱游泳,1956年6月1日、3日、4日,毛主席在武汉三次畅游长江,并写下了“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的诗句。然而,在毛主席三次畅游长江的过程中,最揪心的莫过于站在岸边的罗瑞卿。保护毛主席的安全是罗瑞卿职责所在,可因自己不会游泳,只能隔着江水和主席望而不及。事后,他暗暗下定决心:为了毛主席的安全,一定要学会游泳。

罗瑞卿就此开始学起了游泳。其实这个时候,罗瑞卿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龄,但是他认为,保护毛主席的安全重于一切。1959年6月,毛主席在九江游长江时,罗瑞卿已经跟在他身边下水了。后人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时,总会提到毛主席说过:“有罗长子(毛主席为罗瑞卿取的外号)在我身边,天塌下来,有他顶着。他往我身边一站,我就感到十分放心,有罗长子在,就有党中央的安全在,我就可以睡好觉、吃好饭。”

除了保卫毛主席安全的重任,罗瑞卿还肩负了全国和首都的公安工作。1949年至1959年,在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罗瑞卿领导公安部打黑除恶,严厉打击了城市盗匪和流氓阿飞活动,在北京、上海等13个大城市,共缉捕盗匪5477名;领导指挥群众性禁毒运动,打击贩毒、售毒、制毒、运毒的大犯、惯犯及开烟馆的大业主、大窝点,让毒害中国百余年的烟毒得以清除;组织领导中国人民消灭娼妓制度,让千百年来吃人的娼妓制度在中国埋葬,解救了成千上万沉沦苦海的妇女。

此外,按照毛主席的指示,罗瑞卿组织公安部队和全国人民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复辟阴谋。1949年国民党特务机关退踞台湾后,企图将新中国扼杀在摇篮之中,不断谋划暗杀和各种破坏活动,恶性案件时有发生。在罗瑞卿亲自领导和部署下,陆续运入大陆的定时炸弹和纵火器等400余件,行动特务600余人,或被捕获或投案自首。期间,还成功粉碎了特务机关企图对陈毅、叶剑英元帅实施谋害的重要案件。

剿匪、反特,荡涤旧社会的污泥浊水,捍卫了新生的人民政权,罗瑞卿不愧是人民的忠诚卫士,共和国的脊梁。

高风亮节存风范

罗瑞卿是党的高级干部,但在生活中,他以自己的高风亮节为人们树立榜样。他对同志从不摆架子,从不讲待遇。生活上艰苦朴素,衣服、鞋子破了,从来都是补一补再穿。作为公安部长,他每次下基层检查工作都是轻车简出,毫无官架子。在公与私的关系上,他总是泾渭分明。1957年,罗瑞卿到苏联访问,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送给他一台有唱机的落地式收音机,回国后,他立即派人送到公安部机关团委,叮嘱用于开展机关文化娱乐活动。

罗瑞卿喜欢看川剧。一次,他到四川检查工作,省委想给他搞个专场,请他看川戏。他知道后急忙阻止:“不能搞专场,自己买票和群众一起看。”并且一再交代:“不准把群众赶走,照常对外卖票。”他经常教育干部:“不能坐霸王车,吃霸王饭,看霸王戏。”

1955年,罗瑞卿被授予大将军衔,是中共第八、第十一届中央委员,1959年4月,罗瑞卿任国务院副总理,9月起,任中共中央军委常委和秘书长,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1961年11月,罗瑞卿又兼任国防院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1962年,罗瑞卿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1965年1月,罗瑞卿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1965年12月,在上海召开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上,林彪一伙以“莫须有”的罪名诬陷罗瑞卿,并在随后爆发的“文化大革命”中,罗瑞卿遭到了残酷迫害,造成他下肢残疾。

1975年8月,罗瑞卿恢复工作,任中共中央军委顾问。1977年8月,罗瑞卿复任中央军委常委和秘书长,协助邓小平领导军队,整顿和拨乱反正工作。他以顽强的毅力克服病残折磨,深入部队指导工作,清除林彪、江青一伙对军队建设造成的危害和影响,恢复和发扬人民军队优良传统和作风。

1978年7月15日,罗瑞卿赴联邦德国海德堡骨科大学医院治疗腿疾,8月3日,手术后因突发心肌梗塞逝世,享年72岁。这位戎马一生、出生入死的人民解放军将星殒落了,他的去世,是党、国家、军队的重大损失,共和国为他悲痛,人民为他哭泣。

1978年8月12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了罗瑞卿追悼大会。天安门广场、新华门、外交部下半旗为他致哀。邓小平致悼词,高度评价了罗瑞卿的一生。邓小平号召全党全军学习罗瑞卿坚持真理、敢于斗争的精神,为实现四个现代化,把我国建设成伟大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奋斗。

罗瑞卿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光荣的一生。他的崇高思想和优秀品格,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的英雄事迹和大将风采,将流传千古,永照后人。(顺庆全媒体  记者  吴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