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题材分类 部门动态
发布机构 区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 2021-06-08 12:25:36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关键字 米粉,厨房,味道

朱儿粉馆:从顺庆“端”到全国的“南充味”

部门动态 2021-06-08 12:25 信息来源: 今日顺庆APP 浏览次数:

“老板,冒个大碗,加牛肉臊子,加油干......”对于南充人来说,早餐喝一碗粉,总能唤起一天的精神。而遍布大街小巷的朱儿粉馆,应该是南充人再熟悉不过的米粉馆子了。

2010年朱儿粉馆落地顺庆,到如今全国已有120多家门店,南充本地超50家,分店开到新疆、甘肃、浙江、广州、成都、重庆等地,建立“朱儿粉馆中央厨房”,标准化、规模化生产,全程冷链配送。岁月变迁,初心不改,从顺庆“端”起来的朱儿粉,它的香味正飘向全国。 

进城   从李渡到顺庆

“今天的骨头汤熬了多少小时了?臊子还够不够......”中等身材,皮肤黝黑,留着干练的平头。6月6日下午,记者在镇江东路见到了朱儿粉馆合伙创始人之一余秋林,他向记者介绍了朱儿粉馆的“前世今生”。

“我父母以前就在李渡开米粉馆子,自我记事起,生意一直不错,但2005年的一场家庭变故,改变了这一切。”余秋林告诉记者,父亲为照顾生病的母亲,毅然关闭了苦心经营多年的粉馆,众街坊、食客都觉得无比惋惜。

谈及合作故事,余秋林回忆到,2007年的一天,家中正在做饭,老街坊带来了一位陌生人,此人就是余秋林现在的合作伙伴唐刚。经交流后得知,唐刚是余家米粉的回头客,他专程驱车前来品尝,却发现当年粉馆已然关闭,几经打听,终于找到了余家人。

“了解闭店原委后,我觉得很遗憾,便三番五次地去拜访余秋林的父亲,希望他能重操旧业,满足我们这些‘好吃嘴’。”唐刚说,秋林的父亲最终被我的“软磨硬泡”打动,但他自觉年事已高,力不从心,便叫回了当时正在乡下教书的儿子余秋林。唐、余两人见面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意,遂两人在余老的指导下,以余老的外号“朱儿”命名,朱儿粉馆便在李渡重新开张。

2010年,为打开市场,两位合伙人将粉馆迁址至顺庆区延安路548号,自此朱儿粉馆便在顺庆落地生根。   

进步  从米粉到包子

顺庆米粉说讲究也很讲究,说随意也很随意。讲究在于选材煮料吊汤,每一步都要讲究时间、火候,做到精致。随意就在于冒好的粉儿需要自己端,自己加爱吃的佐料或配菜。

“初加工的骨头配送至每个门店,需要熬制10个小时以上,做到一斤骨头最多出3斤汤的标准,才算是合格的粉汤,臊子里的盐、味精等佐料必须按量称重。”余秋林向记者介绍到,这样标准化的要求,经常被厨师们戏称“变态”,这“变态”操作逼走的厨师也是一波又一波。

在立足把米粉做好做优外,他们还提供多元化的选择来留住南充人的胃,满足不同年龄段、不同时间段的就餐需求。2013年10月,余秋林专门前往杭州巴比馒头店打工一个月,学习钻研技术,攻克包子皮的难题,不断改进馒头、包子口感。

“我们在旅游途中也在探索美食,发现好产品,不惜重金学习技术做法。”他说,去上海旅游借鉴了油条的做法,到云南度假时学习了当地粉汤的制作精髓......正是他们不断的钻研、探索,朱儿粉馆经营品种不断增多,能24小时满足饥肠辘辘的顾客,他们一路走来坚守的初心,严把品质与味道关,也留住了顺庆特有的“舌尖记忆”,也承载着许多南充人的家乡回忆。

进军  从传统到“中央厨房”

6月7日早上,记者走进朱儿粉馆,门口早已排起长龙,店内座无虚席,像参加集会一样热闹,每个人都端着一碗热气腾腾、香味四溢的米粉,“嘶溜嘶溜”地“嗦”起来。浓郁鲜美的骨头汤,汤色呈浅浅的奶白,与软绵细嫩的米粉相撞,再按喜好配上牛肉、肥肠、羊肉等臊子,那味道巴适惨了。

店铺在不断扩张,招牌也越来越响亮,如何确保诸多门店的味道与质量又成了一大难题。两位合伙人铁心建立“中央厨房”后,立即着手选址、筹资、建设,困难重重,但不言放弃。终于在2016年,占地2000多平的“朱儿粉馆中央厨房”投入使用,开始进行标准化生产、统一冷链配送。

在保障品质与味道的路上,中央厨房的建立并不是一劳永逸。从采购、加工、生产,再到品检、配送等,这一系列步骤都需要制订统一标准,持续进行监督。“我们就是遇见问题,解决问题,站在顾客的角度,不断完善每一道工序,优化门店服务质量,用心用情冒好每一碗朱儿粉。”余秋林说。

据了解,朱儿粉馆是南充米粉行业第一家拥有配送中心的粉馆,其中央厨房配有标准配料间、传统老面创作间、标准成品分装间等九个部门,各门店无需采购,成品、半成品的食材都直接配送上门,南充三区每日能完成2次冷链配送,在确保各门店味道的同时,也保障了食品安全,为市民“端”上一份“美味安全”的家乡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