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题材分类 乡镇街道动态
发布机构 区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 2021-07-13 10:29:48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关键字 潆溪河,传说

潆溪河的美丽传说 那只啼鸣的金鸡哪去了?

乡镇街道动态 2021-07-13 10:29 信息来源: 今日顺庆APP 浏览次数:

潆溪河流经顺庆区潆溪街道片区,河水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潆溪人。7月9日,记者了解到,旧时,有传闻说每逢夜深人静的时候,潆溪河边就会传出鸡叫声,因此潆溪河过去叫做闹鸡河,也被称为闹溪河。

潆溪居民沿河栖息

每周星期五的下午,市民肖阳下班后就会开着车,顺着城市一路向北走,大概20分钟就能够回到他的老家———顺庆潆溪。“我的老家就在潆溪油坊街上,直到现在我妈妈都还生活在这里,我每个周末都会回来看望她老人家。”肖阳告诉记者,潆溪河在过去叫做闹鸡河,又被称为闹溪河。闹鸡河从西充往东,经共兴、潆溪、荆溪后汇入嘉陵江,河流途经潆溪片区的数公里,当地人称之为潆溪河。

潆溪河

据肖阳介绍,潆溪河可以说是潆溪的母亲河。潆溪河穿越潆溪街道片区,河水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潆溪人,很多老潆溪人都是吃着潆溪河水长大的,每一个出生在潆溪的人都有着关于潆溪河的回忆。“现在潆溪街道办片区的繁华和潆溪河密不可分。潆溪河是一条季节性河流,每年涨水时节,河面宽达数十米。同时,潆溪河流经潆溪场镇,并不是笔直或呈弧线延长,其走向突然向北拐去绕了一圈再折向南,在东西流向的干道上凸起一个巨大的‘几’字;这样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水源自然吸引方圆几十公里的居民来这里定居,来的人多了,后来渐渐形成了以闹溪河街、油坊街、禹王街这3条老街为核心的潆溪场镇。”肖阳告诉记者,从地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3条老街呈三角形相交,全部位于“几”字形的包围之内,说明最初选择在这里生活的老百姓全是沿河居住,在潆溪河边筑屋栖息,并利用河水浇灌周围万顷良田。据老一辈的人讲,最初的潆溪场镇就是在潆溪河畔形成的,到上世纪30年代左右,仅有3条老街的潆溪场镇都已经人满为患了。

闹鸡河名字的由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潆溪河过去叫做闹鸡河。

闹鸡河,这个名字的由来,还有一个有趣的传说。据《南充掌故》记载,很久之前,不少居住在河边的老百姓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鸡叫声,而且鸡叫声是从附近的河溪中传来的。有人说,河中有鸡闹,说明这条河中有宝物。到了20世纪20年代中期,这里突然来了一名矮小的外地人,带着罗盘到处看风水,好几个夜晚都会到河边查看情况。就在一个十五月圆之夜,这名外地人独自带着一张渔网守在河边,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就在月色当空之时,一只浑身金色的鸡突然从河中钻了出来,外地人立即冲了上去,拿起渔网就往鸡身上扑去,可是却扑了个空,然后就看着鸡一头扎进河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抓到鸡,外地人很快也就离开了。居住在河边的老百姓依然能够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河中传来鸡叫。外地人离开几年后,又来了一个北方汉子。北方汉子没有像头一个外地人那样拿着罗盘到处看风水,而是直接就在河边搭建了一个草棚,就住在河边上,每天晚上都拿着滕网静静等候鸡的出现。

北方汉子一等就等了很多天,虽然天天晚上都能够听到鸡叫,但是就是看不到鸡的踪影。一个月蚀之夜,那只平时只闻其声不现真身的金鸡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钻了出来,北方汉子看到以后,没有急急忙忙拿着网就扑上去,而是不慌不忙地在口中念念有词。说来也奇怪,金鸡看到北方汉子后,本来就要逃跑,眼看着又要钻进水中时,却听到北方汉子口中念叨的声音。这下金鸡不仅停住了脚步,而且自己转身回来乖乖地进入到了北方汉子的滕网中。

北方汉子一看金鸡入了网,这才停口,连忙收好网带着金鸡连夜就离开了这里。金鸡被北方汉子抓走之后,居住在这里的老百姓就再也没有听见河里传来鸡叫声了。虽然从那以后这里半夜不再鸡闹,但是老百姓却将这条河取名为闹鸡河。

闹溪河街因河而得名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过去潆溪人沿河而居,出入场镇还需要渡船,与外界交往十分不方便。“潆溪场镇上数代居民繁衍生息,过去很多潆溪人一辈子都没走出过这个场镇。古时候,要出潆溪首先就要渡河,往南充走的道路十分崎岖,需要艰难跋涉15公里路。很多有钱人家到南充,就会需要雇佣力夫,坐上滑竿,一走就得大半天。即便脚力健壮的人,跑个来回都要起早摸黑才成。”肖阳告诉记者,之后,当时的官府为了方便老百姓生活就决定在现在油坊街与闹溪河街交会处的滨河地带修建一座桥,通过争取钱财和向老街居民募捐钱财,凑够了修建桥梁的花费,终于在闹溪河上修建起一座10米高、3跨孔的大石桥。桥建好以后,当地老百姓在桥头种了一棵黄葛树,作为往来行人歇脚之处。如今,黄葛树已长成参天巨树,胸径需数人合抱。有园林专家普查名木古树,对黄葛树的树龄断定在140年以上。遗憾的是,没人知道这座桥和树究竟成于何年。

位于潆溪街道的闹溪河街

据肖阳回忆,潆溪河又被称为闹溪河,闹溪河街的路名就是由此而来。闹溪河街依河而建,长约300米,通街都是穿斗木屋,新中国成立前是潆溪场最繁华的街道,但它真正的繁华却始于1978年以后。那一年,从南充至西充、南部、阆中方向的212国道,穿闹溪河而过,从黄葛树旁的古石桥过河。南来北往的车流与旅客,把闹溪河街推向前所未有的时代。“当时黄葛树下和古石桥头,每到冬腊月,挨个摆满小摊,专售腊八粥。腊八粥香甜可口,里面有腊肉丁、五谷杂粮,既解渴又充饥,客人都喜欢在此歇脚吃腊八粥。”肖阳告诉记者,多少年过去,随着212国道迁移,闹溪河街的交通功能被削弱,从这里经过的旅客减少,腊八粥作为一个时期的特产渐行渐远,如今已很少有人能做出那么地道的口味了。

“土生土长在潆溪河边的居民,还有着他们独特的生活方式,其中最出名的就要数‘棚屋’了。‘棚屋’房屋坡顶向前延伸,直到街心,在中间留出不足两米的空间漏光,地面有纳水沟,收集坡顶滑落的雨水,这是川东北地区绝无仅有的建筑奇观。”肖阳告诉记者,后来随着城市发展,虽然棚屋被全部拆除,但是这里的人们依然还在讲述着关于棚屋的故事。潆溪河滚滚地流淌,即是在述说这些年潆溪街道片区的华丽衍进,同时也在展示那些关于人文和历史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