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号 题材分类 热点解答
发布机构 区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 2013-11-18
文号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关键字 八问“单独两孩”政策如何实施

八问“单独两孩”政策如何实施

热点解答 2013-11-18 09:04 信息来源: 新华社 浏览次数:

八问“单独两孩”政策如何实施
——专访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启动实施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
  “单独两孩”政策如何启动实施?各地是否有统一的时间表?今后计划生育工作要放松了吗?新华社记者16日就公众关心的几个问题专访了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
  启动实施“单独两孩”全国不设统一时间表
  问:您怎样评价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的意义?
  答:经过反复酝酿,党中央作出了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的决定。这是计划生育政策的重大调整完善,是适应人口发展新形势、合乎民意的重大举措。一是有利于保持合理的劳动力规模,延缓人口老龄化速度,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二是有利于逐步实现国家政策与群众意愿的统一,提升家庭抵御风险的能力,增强家庭养老照料功能,促进家庭幸福与社会和谐;三是有利于稳定适度低生育水平,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促进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协调和可持续发展。
  问:这项政策如何启动实施?
  答:《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十八条规定:国家稳定现行生育政策,鼓励公民晚婚晚育,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条件的,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个子女。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规定。
  按照这一规定,各地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对再生育政策作出了具体规定。这次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由各地依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通过省级人民代表大会或其常委会修订地方条例或作出规定,依法组织实施。我委将做好调研指导工作。
  问:各地启动实施有没有统一的时间表?
  答: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全国不设统一的时间表,将由各省(区、市)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具体时间。但是,各地启动实施的时间不宜间隔得太长。
  问:符合单独两孩政策条件的夫妇,何时能申请再生育?
  答:当夫妇俩的户籍所在省份修订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或人大常委会作出了专门规定,允许单独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就可以按程序申请再生育了。如果二人户口不在同一个省份,只要任何一方户口所在地允许单独夫妇生育两个孩子,就可在那里申请再生育。
  “单独两孩”不会给基本公共服务带来太大压力
  问: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会不会出现符合条件的夫妇扎堆生育,导致短期内出生人口大幅增长?
  答:从全国来看,符合单独两孩再生育条件的夫妇总量不是太大,再加上单独两孩政策由各省份根据当地实际情况确定具体的启动时间,由于各地人口发展形势、工作基础有一定的差别,准备情况各不相同,各地启动实施政策会有时间差,因此,短期内不会出现出生人口大幅增长的问题。
  但是,符合单独两孩再生育条件人数较多的地区要注意防止这个问题。这些地区可以采取倡导合理生育间隔、优先安排年龄较大的单独夫妇再生育、做好再生育审批等,防止出生堆积。国家将根据“十二五”人口发展规划、近年出生人口变动情况以及单独两孩政策启动实施情况,编制年度人口计划,加强引导调控,确保出生人口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防止发生大的波动。
  问: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会不会对我国粮食安全以及卫生、教育、就业等基本公共服务带来很大压力?
  答:我国粮食安全以及基本公共服务资源配置规划,均是以2020年总人口14.3亿人、2033年前后总人口峰值15亿左右作为基数制定的。据预测,政策调整后,全国每年出生人口不会有大的增加,到2020年总人口将明显低于14.3亿,峰值总人口也将大大低于15亿。另外,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后,近几年出生人口会有所增加,但仅相当于2000年前后的出生人口规模。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不会给粮食安全以及卫生、教育、就业等基本公共服务带来大的压力。
  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不等于放松计划生育
  问:为什么现阶段不能实施普遍可以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
  答:我委组织开展了大量的研究论证,如果现阶段就实施普遍两孩政策,短期内将引起出生人口大幅波动,出现较严重的出生堆积,给各项基本公共服务带来很大的压力。长期看,将形成周期性出生人口波动,总人口持续增长,人口峰值推迟到来,影响人口发展远景规划目标的实现,给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不利影响。国家统计局、中国社科院、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等部门和研究机构独立开展的相关研究也证明了这一点。
  问:针对此次调整完善生育政策,是否意味着计划生育工作要放松了?
  答: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不等于放松计划生育工作。当前,我国人口众多的基本国情没有根本改变,人口对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压力将长期存在,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必须长期坚持,计划生育工作必须常抓不懈。要继续坚持落实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地方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以及相关法律法规。对自觉实行计划生育的,要继续给予奖励扶助;对违法生育的,要依法依纪予以处理。
  (据新华社)
  “单独两孩”:
  愿意生吗?养得起吗?划得来吗?
  中央决定启动实施“单独两孩”政策,夫妻有一方是独生子女,可以生育两个孩子。有人在谈及这一政策时,称“真是幸福又纠结”。如果有两个孩子,他们互相照顾,将来养老的压力也能分担。然而,在“养孩子比买房子还贵”的当下,“孩奴”、“二次啃老”又让很多人纠结。生或不生,是个问题!
  “单独两孩”:
  愿意生吗?养得起吗?划得来吗?
  愿意生吗?
  “之前决定,罚款也要生二胎,这下可名正言顺了。”“单独两孩”政策一公布,已育有一女的“80后”母亲毕薇很高兴。毕薇夫妇不符合“双独两孩”政策——爱人是独生子女,而毕薇有弟弟,但他们“特想要两个孩子”。
  谈及原因,毕薇说,过春节时,自家的气氛明显比爱人家热闹、温馨;有弟弟照顾母亲,自己在外生活也能放心。“我周围还有人是公务员或在事业单位工作,此前为生二胎而辞职的。”
  “80后”独生子女孙菲表示:“一个都不想生,别说两个啦。”她觉得自己和爱人现在的生活状态挺好,“想干嘛就干嘛,可以有‘奋不顾身’的爱情,也可以有‘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确实还没有做好要一个孩子的准备。”
  有人担心放开“单独两孩”后,生育率会反弹。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穆光宗认为,短期生育率可能略有反弹,但长期来看不会大起大落。“现实环境的制约,育儿成本的提高,让很多年轻人不会盲目生育。”
  养得起吗?
  “奶粉贵、看病贵、入托贵、择校贵、买房贵”是一些人是否生二胎犹豫的原因。对于生二胎,经济问题是刘玉梅夫妇最大的顾虑。“在北京养个孩子,一个月轻轻松松就得花上千元,上个幼儿园每月学费都是一千多元,更不用说奶粉钱,还有生病吃药等。”在北京一家事业单位工作的刘玉梅说。
  在北京某机关工作的王女士虽然是独生子女,但她表示不愿意生二胎,压力太大。“一对夫妻要养6个人(4个老人、2个小孩),这不是要累死的节奏么!”
  自从2011年5月怀上儿子橙橙到现在,郑帛已投入不下10万元,包括怀孕期间就近租房4万元(为离单位近,不挤地铁),产检生产费用1万元,早教费、玩具费、图书费2万元,奶粉钱1万多元,服装、纸尿裤等费用1万多元。尽管儿子的出生带来不小的开销,但他们还是非常坚决地想要第二个孩子,“希望儿子能够体会到手足之情。”
  “要提振生育率到适度水平,就要帮助家庭降低生养成本。”穆光宗说,目前生育成本太高,家庭养育成本应部分外部化、社会化,由政府承担一定的成本,比如延长产假、增加生育津贴等。
  “有些人说养不起不生,其实穷就穷养,富就富养,我父母那辈人都是兄弟三四个,照样长大了。”1981年出生的房政军夫妇从河北来京打工,房政军在北京一家电器商场做销售。他们已经有一个孩子,他坦言一直想要两个孩子,但是不符合“双独两孩”政策,如果政策允许肯定再生一个。
  划得来吗? 
  有人说,我们这代人已经太累了,再生两个孩子,养而不教,教而不善,结果是害人(孩子)害己,劳碌一世不算,老来也不得清净,实在划不来。针对父母“想抱孙子”的追问,孙菲给了父母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们结婚时你们出钱给买房,已经“啃老”了。如果再生孩子,又没有时间照看,请保姆也不放心,还要“二次啃老”,有些不忍心。
  但也有人认为,划得来。33岁的北京市民郑辉符合“单独两孩”政策,愿意生二胎。他说,孩子将来有伴了,不孤单,有什么事可以互相商量。“尤其是将来一个孩子长大后要面对四个老人,压力多大啊!”
  当前,我国低生育水平稳中趋降,人口结构性问题日益突出。穆光宗说,从人口经济学角度看,生育是一种预期有回报的投资行为。养儿防老、积谷防饥,古有明训。“单独两孩”可以让一些家庭规避独生子女的很多风险;对国家来说,有利于遏制少子老龄化、性别比失衡和人力资源短缺等不良趋势。
  随着“单独两孩”政策的推出,也会带来一些社会问题。部分人认为这一政策将加剧女性就业难问题——有些单位倾向于不招刚毕业女学生或跳槽的未育女性。一名企业高管私下表示:“就怕一来就接连生两个,搁哪个公司也受不了。”
  “比如过去一方是独生子女,超生了但没上户口;过去生一孩但被要求做了绝育手术的,现在的政策怎么样界定,肯定还有很多新问题、新难题需要明晰和回应。”研究人口经济学的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表示,生育政策的调整肯定会让社会付出一些利益成本,但新政策的推进过程中,如何前后衔接、配套跟进,需要周全妥善的政策设计,避免造成新矛盾。